我会常务理事单位广东新大禹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麦建波董事长接受广东电视台《今日财经》栏目专访

发布日期: 2020-04-13     
浏览次数 : 739
更新时间 : 2020-04-13
关键词:用担当书写使命

 

       为加强政企交流,促进市民环保意识。4月9日,我会常务理事单位广东新大禹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麦建波先生接受了广东电视台《今日财经》栏目的专访。

 

       Q1 贵公司目前在水环境整治上取得了怎样的成果,目前主要应用在什么方面?

       A: 大家提到新大禹,大概都会想到“大禹治水”的典故。新大禹环境成立的二十多年来,主要是在工业废水领域做了些工作。为什么会专注工业板块呢?因为90年代的珠三角是工业发展的聚集地,这跟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大环境有关。而当工业企业发展起来后,基本都会面临环保和资源的问题。所以我们在15年前就提出了自身的愿景——让企业与环境友好相处。这也正好符合习总书记提出的“两山经济”——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所以环保并不是妨碍社会的发展,而是推动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新大禹环境最开始的定位就是为国家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服务,让他们得到更好的发展环境。
       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后来我们又将企业的市场定位收缩为工业园区废水处理专家。因为从环保的角度来看,一般需要具备四大要素——人才,技术,管理,资金。大型企业可能兼具这些条件,不一定需要我们这样专业的环保公司来提供服务。但中小企业基本都会受这四个方面的制约,所以我们将自身定位到了工业园区废水处理。再往后,我们又慢慢聚焦到电子、电镀、印染这样产能大、废水处理难度高的产业板块,也做出了一些成绩。比如我们至今为止,北到哈尔滨,南到广州,成功承接了60多个电子电镀工业园区,总的市场份额占比到35%;我们年运营的工业园区废水总量超过了5000万吨。

 

 

       Q2 对于企业来说,环保产业型企业发展有何难点?希望得到怎样的帮助?

       A: 这个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看:

       一个是国家环保政策——对于环保企业来讲,近年来国家环保政策的开放的确释放出了很大的市场空间。但调整过快,使得环保企业也同时面临着政策的压力。虽然环保要求高了,环保技术才会发展更快,对于我们这种专业化的公司也更有利。但从环保技术储备本身来讲,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所以还是期望国家环保政策能有更长远的规划,比如五年或十年的分阶段控制调整。

       另一个是微观政策——比如园区的排污权交易。现有的企业进驻工业园区后,都有明确的排放指标,比如说一天能够排放1000方净化后的废水。但每个企业的发展是不一样的,这些限定的排放指标对于一些规模大、效益好的企业可能不够用,而一些企业可能又用不了那么多。这就造成了环保资源浪费,使那些发展好的企业自身受到了限制。所以也期望这方面的环保政策能够进行微调,帮助优秀的企业做大做强。

       再有一个就是税收——过去的30年是中国建设突飞猛进的时代,而往后会慢慢转向为管理型的社会。从新大禹本身来讲,我们也正处于一个从建设型企业到管理型企业的转型阶段,如何让环保资产效益最大化,是我们转型过程中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比如一套污水处理系统,我们来投资,来管理,要做到环保投资效益最大化,肯定要考虑到税收的问题。

       税收本身是由两部分构成的,一个是日常费用,一个是投资回收。而在实际营运中,环保行业的消项/进项比值要比其它行业大很多。比如我们收水费上有进项了,但是资产折旧得不到进项。这就造成了目前很多环保重资产企业的税务负担非常重。我们有测算过,这部分税收可能占我们收入的40%左右,这是很不利于后续环保持续投入的。而环保本来就是一个持续投入的过程,它不是说我建好了就可以用一辈子,它是需要定期的技术改造与升级。所以现有的税收政策,对于我们后继的环保投入是不利的。

       另外,我们也明白国家的税收政策很难去针对某一个特定的行业来设立,但现有政策确实对环保企业造成了很大的束缚。因为作为园区企业本身来讲,废水处理不存在销售的问题,他不需要有进项的问题,只是一个成本的问题。而相同角度来说,环保企业对园区是做配套服务的,他同样不是直接向社会销售,却实际上承担了税费。所以在这一块,我觉得国家是否能够考虑让环保企业享受更好的税收政策,来促进整个环保行业的发展,同样也是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

       最后一个是金融的问题——一座规模型的污水厂,往往要投入好几个亿。对于环保企业来讲,融资成本是非常高的,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经营能力。国家层面本来是鼓励第三方运营,提倡由专业化的公司来处理废水,而不鼓励企业自身去处理。这里也期望国家在政策制定上能够跟我们行业有更多的交流。

 

 

       Q3 :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企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A: 疫情对于整个社会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也是对我们的共同考验。新大禹作为社会环境服务性的企业,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运营的工业园区污水厂基本都是正常运转的状态。在这里我要感谢新大禹处在一线的每一位员工,有个别甚至为了响应政府的要求,早在2月初就从家里奔赴到现场。当然,应对疫情,我们对于园区污水厂的管理也做了十分严格的防疫要求。比如定期消毒,设定岗位活动范围,设定防疫等级要求等,以确保我们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不会产生聚集性的影响,为园区企业的正常运行保驾护航。

       到目前为止,新大禹环境的复工率基本上已经达到了100%。在此之间,我们也通过合规通道向社会捐赠过一定的资金和物资,并已定向招聘过多名重灾区域的优秀毕业生加入了我们的企业平台。

 


 

       Q4 : 谈谈企业未来的发展规划?

       A: 前面有说到整个中国社会都面临着转型的问题,前30年都是大建设阶段,未来我认为会转向管理型的社会。那么我们从环保企业自身价值来看,企业本身要回归的初心是什么?

       我们不管前面是做企业废水,城镇污水,还是环卫等等,最终的目的是让生活环境更好。新大禹的企业愿景是:天更蓝,水更清,世界更美好!本身专注于污水处理,最终的归宿点是如何管控好我们的自然水体能够符合生活的要求。所以未来二十年,公司的战略定位就是成为水体的管控专家,成为水环境质量管控专家。当然,要实现这一定位是很漫长的。我们每一个园区都进行了有效的管控,符合国家的排放要求,但那还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仅仅只是一个手段。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即便每一个园区的排放都合格了,也不能代表我们身边的河流、湖泊等水体就符合生活要求。所以未来应该是根据河流水体质量要求反过来管控我们每一个排放点,这是我们环保的初心,也是最终的归属。

       其次,工业废水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所以第二步,我们是想着如何把它资源化。把有用的东西先回收,最终其实只有一小部分东西需要被处理。所以未来的第二个规划,我们想从业务上转换为产业链的打造。

第三个,环保原来是比较粗放式的管理,我们逐渐会走向智慧化的管理,形成智慧化的环保园区,真正实现人和环境友好相处。所以未来企业的发展上,我们会从以上三个方面去规划。

 

 

       从水体污染角度来讲,主要来自于四个方面:

       第一个是城市污水,比如我们广州市几千万的人口,它相对集中,比较好处理;第二个,村镇污水。它是很分散的每个点,但是人口基数很大,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各方面生活水平会逐步提高,造成的污染也会越来越多。第三就是工业废水,前面已经讲到了。最后一个就是农牧业面源。这是构成了我们整个水体污染物的四大来源。要实现水体质量管控专家的战略目标,我们就要对四大污染来源实现大数据、云系统的在线监控与调配,来确保水体符合要求。所以新大禹未来的发展,主要从战略定位反推我们应该去做什么。我们为社会创造了环境效益,企业本身自然也就获得了市场空间。